丁令威
丁令威:男,中国道教崇奉的古代仙人。据《逍遥墟经》卷一记载,其为西汉时期辽东人,曾学道于灵墟山,成仙后化为仙鹤,飞目故里,站在一华表上高声唱:有鸟有鸟丁令威,去家千岁今来归,城郭如故人民非,何不学仙冢累累。以此来警喻世人。后世多用此典。

人物简介

道教崇奉的古代仙人,据《逍遥墟经》卷一记载,其为辽东人,曾学道于灵墟山,成仙后化为仙鹤,飞目故里,站在一华表上高声唱:有鸟有鸟丁令威,去家千岁今来归,城郭如故人民非,何不学仙冢累累。以此来警喻世人。

 

东晋著名史学家干宝完成了中国志怪小说的最高成就:《搜神记》;其后,伟大的田园诗人、不肯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又续写了《搜神后记》。“丁令威”的传说就载于《搜神后记》,而且是全书十卷近120篇传说故事的第一篇,就连最为脍炙人口的“桃花源记”也排列其后。

 

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在“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余槌碎黄鹤楼”中咏道:黄鹤高楼已槌碎,黄鹤仙人无所依,黄鹤上天诉玉帝,却放黄鹤江南归。神明太守再雕饰,新图粉壁还芳菲。一州笑我为狂客,少年往往来相讥。君平帘下谁家子?云是辽东丁令威。作诗调我惊逸兴,白云绕笔窗前飞。待取明朝酒醒罢,与君烂漫寻春晖。

 

又如,李白在“姑孰十咏,灵虚山”中咏道:丁令辞世人,拂衣向仙路。伏炼九丹成,方随五人去。松萝蔽幽洞,桃杏深隐处。不知曾化鹤,辽海几归度。

 

再如,中国古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在“陪李七司马皂江上观造竹桥”中咏道:伐竹为桥结构同,褰裳不涉往来通。天寒白鹤归华表,日落青龙见水中。顾我老非题柱客,知君才是济川功。合观却笑千年事,驱石何时到海东?

 

其他如庾信1500年前南北朝时的文学家、诗人)的“道士封君达,仙人丁令威,煮丹于此地,居然未肯归”;欧阳修(北宋文坛领袖、唐宋八大家之一)的“归来恰是辽东鹤,城郭人民。触目皆新,谁识当年旧主人”;吴文英(留有词作300余首、词名极重)的“华表月明夜归鹤,叹当时,花竹今如此”;苏东坡(开一代词风、文学艺术成就为历代推崇)的“古观久已废,白鹤归何时?我岂丁令威,千岁复还兹”;杜牧(晚唐杰出诗人、人誉“小杜”)的“千年鹤归犹有恨,一年人住岂无情”等等,等等。

 

很多近现代的大文人也都对他耳熟能详,甚至津津乐道。

 

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里介绍过他,并提到五百年后丁令威的后身叫丁野鹤,

 

何其芳在其青年时的散文集《画梦录》里,写的第一篇文章就是“丁令威”

 

郑振铎于建国前夕应召赴北京时,对朋友说“丁令威化鹤归来,城郭如故。将来我倒想重写这个故事,化鹤归来,城郭焕然一新,”

 

韦君宜1947年冬“潜入北京”有诗云“化鹤归来丁令威,豁眸似梦喜兼悲”,

 

周作人有联挽刘半农曰“十六年尔汝旧交,追忆还从卯字号;20 余日驰驱大漠,归来

 

竟作丁令威。”等等,等等。

 

丁令威这个人物形象极佳,可以说人见人爱。

 

丁令威是个爱民如子,敢作敢为的好官:大旱之年,他首先想到的是他的人民,在禀奏朝廷无果的情况下,他置个人生死于不顾,而急人民之所急,当机立断,开仓赈济;

 

丁令威是位勤奋好学,立志专一,讨人喜欢的仙人:修仙学道之路,何等寂寞,艰辛,漫长,可是,丁令威耐得住清苦,经得住考验,最终功成名就,且成为中国群仙榜中的佼佼者;

 

丁令威在两千多年前就是一位环保主义者:他当辽阳刺史时就喜欢仙鹤,爱护仙鹤,他喂养的仙鹤随其自然,任其来去,,,临刑时是仙鹤飞来把他救走,成仙得道后,他自己又经常化做仙鹤,可谓和仙鹤结下了生生世世的不解之缘;

 

丁令威还很多才多艺:丁令威绝不只是落在家乡的华表柱上偶然地唱了一首“有鸟有鸟”歌,其实,他的音乐天才是很有名的,在西王母的宴会上,汉武帝就当众指出“吾闻丁令威能歌!”当召来之后,丁令威果然曼歌一曲:“月照骊山露泣花,似悲先帝早升遐,至今尤有长生鹿,时绕温泉望翠华”;而且,由王子晋吹笙以和,配合的相当默契。

 

丁令威颇有人情味儿:已经脱离了红尘,已经飞升了千年,可是他依然没有忘记家乡和家乡的人民,仍能千里迢迢飞落家乡的华表柱上,并发出“城郭如故人民非”的感慨。

 

丁令威及其故事已成为中华文化中的经典,在很多领域都有它不可动摇的存在。

 

在中国神话人物中,丁令威是中国北方的杰出代表,在“紫丁香谜苑”网编录的《中国神话人物辑》中,丁令威不仅与妇孺皆知的“八仙,寿星,七仙女,二郎神”等齐名,而且与“,轩辕,苍颉”等华夏精英并列榜上。

 

在中国的文史典故中,丁令威的故事可谓浑身是“典”,其中,“千年华表”,“城郭人民”,“丁令威”,“辽东鹤”,“离家千年”,甚至“有鸟有鸟”等被随处引用,可谓文史领域的一株奇葩。

 

在中国宗教领域,丁令威也极负盛名。如在《中国道教》第三卷记有:“‘嵩岳嫁女’中讲的内容并非是嵩岳嫁女,实为记述西王母宴会周穆王,汉武帝的场面”。席间,“麻姑弹琴,谢自然击筑,丁令威唱歌,王子晋吹笙”,可见丁令威已不是一般的得道之人,而是女仙领袖西王母的座上客了;在第四卷的“道教诗歌”部分记有“八卦代表八方,轮转两周,便有十六变词。最后两首套用了晋代丁令威歌,以示一世(五百年为一世)终了,二世还归之意”,可见,丁令威在辽阳华表柱上唱的那首“离家千年今始归”,已不是一首普通的怀乡之作,竟是道家诗词歌赋宝库中的经典了。还有,“七岁童,丁令威,学仙道,千年归。”——丁令威已被纳入《道教三字经》中,足以看出丁令威及其得道的故事,在道教中被重视以及被普及的程度。


旅游领域


在中国旅游领域,丁令威更为一些风景名胜增色不少。如在《千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》“景点导游”中说“仙人台,以丁令威成仙化鹤归来的传说而得名,为千山第一高峰。”在“千山简介”中说“鹅头峰,原名华表柱,相传汉辽阳刺史丁令威因救灾擅自动用国库公粮,被朝廷问罪,,,,”在“道教胜地西岩”的介绍中说“西岩山,又名太白山,早在2200多年前的西汉时,辽东隐士丁令威在此炼丹修道,后化鹤成仙,留有月台,,,等相关景点和传说。”

 

丁令威的生命力极强。

 

辽阳已有两千四百年的历史,而丁令威的故事竟也流传了一千五六百年(丁令威本人的年龄应是两千二百多岁),且历久不衰。丁令威这个人物不仅经常出现在《太平广记》、《新游侠列传》、《续金瓶梅》等等各朝各代的各类文学作品之中,而且在大江南北的广袤大地上也留下了很多“仙迹”,如:苏州有丁令威宅;当涂有灵虚山;鞍山有仙人台,来鹤亭;诸既西岩有月台,丹井,登云跳,丁公鹤。辽阳昔日八景先有“华表仙因”,后有“华表仙桩”,当年旗仓胡同有“华表柱”,今天城东邱家堡子有华表山。